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株洲晚报》聚焦民法典专栏以茶陵法院审理案件解读隐私权
分享到:
作者:易宇  发布时间:2020-07-02 16:17:51 打印 字号: | |



隐私泄露防不胜防?民法典套紧箍


随着科技水平的发展以及大数据的普及,收集使用个人信息成为一种普遍现象。但是,各式各样的推销电话、层出不穷的诈骗信息亦随之而来,甚至还有偷拍事件,隐私权和个人信息保护成为难题。对此,民法典第六章提出了很多细节规定。


非法销售偷拍器材 被判刑1年6个月

案例

2018年6月起,傅某利用其在某网络平台帮隐蔽摄像头厂家推销业务之机,从姚某和付某(另案处理)处购买大量隐蔽摄像头,然后高价转售给客户。

据了解,傅某通过把模块式的微型摄像头安装在手表、闹钟、插线板、车钥匙、眼镜、灯泡上,使这些东西具有摄像、录音、拍照等功能,属于窃照专用器材。

去年11月22日,傅某被茶陵县公安局民警抓获,民警在其住处扣押了14类共44个窃照专用器材。经查,傅某疯狂销售超过2400个窃照专用器材,销售网络遍布全国,销售金额达到96万余元,非法获利63万余元。

今年6月18日,茶陵县法院依法判处傅某有期徒刑1年6个月。

目前民事方面的相关法条 对隐私权尚不够明确

分析

茶陵县法院法官助理段嘉权介绍,目前刑事范围内对于“偷拍”这种侵犯隐私权的规定比较全面,无论是生产者、销售者,还是购买者、使用者,都有明确的处罚条款。

例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八十三条规定,非法生产、销售专用间谍器材或者窃听、窃照专用器材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同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条之规定,非法使用窃听、窃照专用器材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但是,在此前的民事法律规范中,《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并没有规定隐私权及个人信息保护的条文,而《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也仅在第二条中笼统地将隐私权纳入了“民事权益”当中进行立法保护。在民法典酝酿过程中出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有了进步,第一百一十条和一百一十一条分别规定了隐私权和个人信息,但仍然未对隐私权和个人信息的概念作出界定,所以此前在涉及侵犯隐私权或个人信息的民事纠纷案件的实践操作中,有时会出现有法难依甚至无法可依的情况。

以本案为例,如果A购买了傅某生产、销售的偷拍器材,在第一次使用偷拍器材的时候即被人当场抓住,还没来得及将偷拍的资料进行公开传播,没有造成严重后果。此时A不构成刑法规定的“非法使用窃听、窃照专用器材造成严重后果”这一情形,无法对其进行刑事处罚。所以A仅可能会被公安机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二条之规定处以治安拘留、罚款等行政处罚。同时,受害人除在公安机关接受调解外很难向法院主张侵犯隐私权的赔偿。

民法典以单独一章、共计八条对隐私权和个人信息的保护给出了详细的定义,规范了大数据平台处理个人信息的行为并明确了处理者的保密义务,既丰富了相关权利范围内涵,又列举了侵权的具体行为及免责条款,很大程度上提高了司法实践中的可操作性,更加便于相关权利的保护。总的来说,民法典的相关规定为大数据时代下自然人隐私和个人信息的保护提供了法律依据。

民法典相关条款

民法典第1032条规定,自然人享有隐私权。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刺探、侵扰、泄露、公开等方式侵害他人的隐私权。隐私是自然人的私人生活安宁和不愿为他人知晓的私密空间、私密活动、私密信息。

民法典第1033条规定,除法律另有规定或者权利人明确同意外,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实施下列行为:

(一)以电话、短信、即时通讯工具、电子邮件、传单等方式侵扰他人的私人生活安宁;

(二)进入、拍摄、窥视他人的住宅、宾馆房间等私密空间;

(三)拍摄、窥视、窃听、公开他人的私密活动;

(四)拍摄、窥视他人身体的私密部位;

(五)处理他人的私密信息;

(六)以其他方式侵害他人的隐私权。

民法典第1034条规定,自然人的个人信息受法律保护。个人信息是以电子或者其他方式记录的能够单独或者与其他信息结合识别特定自然人的各种信息,包括自然人的姓名、出生日期、身份证件号码、生物识别信息、住址、电话号码、电子邮箱、健康信息、行踪信息等。个人信息中的私密信息,适用有关隐私权的规定;没有规定的,适用有关个人信息保护的规定。

记者 贺天鸿 通讯员 徐世俊 易宇)

(特注明:文章来源于株洲晚报


 
责任编辑:徐世俊